切換到寬版
  • 234閱讀
  • 0回復

總書記來到我們新村(總書記勉勵我奮戰一線——聽第一書記講述扶貧故事) [復制鏈接]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 

自動打螺絲機廠家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來到青海省海東市互助土族自治縣五十鎮班彥村,眼前豁然開朗。“村子搬遷到了公路旁,進城可方便啦!”80歲的呂有榮老人笑逐顏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行路難、吃水難、上學難、就醫難、娶媳婦難……這些“難”曾長期困擾班彥村山上的129戶村民。2016年,青海省將老班彥村五社、六社列入易地扶貧搬遷規劃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2016年8月23日,在青海考察的總書記專程來到建設中的班彥新村,入戶察看房型布局,詢問施工進展,同村民親切交談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那時路面還沒硬化,總書記是踩著泥濘進村的。”時任駐村第一書記蘇江寧說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如今的班彥新村,天然氣通了,路燈亮了,村民住進了新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保質保量讓村民們搬入新居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走進新村,一張總書記和村民的巨幅合影映入眼簾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總書記來的時候,班彥村的易地搬遷房主體工程已基本完工,配套設施正在加緊建設。”蘇江寧回憶,“總書記十分關心搬遷房質量、新村基礎設施以及搬遷后村民生活,邊看邊仔細詢問,想得可周到了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2015年10月,在青海省國土資源廳(現為自然資源廳)工作的蘇江寧,來到班彥村擔任第一書記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班彥村五社和六社地處海拔2700米的大山深處,用水是最大的難題。“爺爺奶奶用木桶背水吃,父母用扁擔挑水吃,我們這一輩用驢馱水吃,做夢也沒想到能吃上自來水!”村民呂有金說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那天,總書記來到我們新村,我打開水龍頭,放了兩桶自來水給總書記看。”村民呂有章回憶,“總書記高興地說,新村水、電、通信都方便了,希望鄉親們日子越過越好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隨后,總書記又來到呂有金的新居,翻看扶貧手冊和貧困戶精準管理手冊,詳細了解他們搬遷后生產、務工、孩子上學等方面的打算。得知所有的幫扶項目已經落到實處,總書記笑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一定要把易地移民搬遷工程建設好,保質保量讓村民們搬入新居。”總書記語重心長地說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得知總書記來了,村民們從山上趕了下來。他們來不及拭去臉上的汗水、雨水,使勁鼓掌,高聲向總書記問好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總書記握著呂有榮老人的手,關切地詢問老人的身體情況,又對圍攏在身邊的村民說:“本來是打算到山上看你們的,可是下雨天路不好走,就來新村看看你們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總書記講話親切、樸實,村民們圍在他身邊,可熱鬧了!”蘇江寧回憶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要充分征求農民群眾意見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山上住的是土坯房,屋里煙熏火燎、黑咕隆咚,沒幾件像樣的家具,不少房子都是危房。村民種著幾塊薄地,靠天吃飯,連飲水都困難,更不要說澆灌農田了。”這是蘇江寧剛到班彥村時看到的景象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他和扶貧工作隊迅速走訪摸排,為全村193戶732名貧困人口建檔立卡。“每天要走訪二三十戶,無論刮風還是下雨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搬下山住無疑是好事,村民卻顧慮重重。“搬下山后地沒了,我們靠什么生活?”“山下離山上太遠,想種地不方便。”“祖祖輩輩住慣了山里,舍不得走”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蘇江寧一趟趟上山,一家家走訪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那天,總書記在村里考察時說,移民搬遷是脫貧攻堅的一種有效方式。移民搬遷要充分征求農民群眾意見,讓他們參與新村規劃。”蘇江寧說,“我們選出村民代表對工程質量進行監督;選擇房型前,村里專門租了大巴帶村民外出觀摩,房型由村民拍板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總書記還特別強調,大家生活安頓下來,各項脫貧措施要跟上,把生產搞上去。蘇江寧告訴記者,按照總書記要求,為了讓搬下山的村民有事干、有錢賺,村里組織大家參加技術培訓,一戶一策扶持發展種養業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57歲的呂志偉搬下山一年就脫貧了。“退耕還林每畝地補貼1200元;村子東面統一規劃養殖區,貧困戶養豬可領5400元的扶貧產業資金;光伏發電每年每戶能分紅2500元;我家流轉了18畝地,每年還有糧食補貼呢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呂志偉的兒子兒媳在省城工作,一年收入七八萬元;女兒大學畢業當了律師;老伴在村里的盤繡園上班,一年能賺7000多元。呂志偉也閑不著,通過經營飼料一年能賺四五萬元。他還擔任了班彥新村事務管理委員會主任,主要負責幫助村民解決生產生活中遇到的具體問題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蘇江寧和扶貧工作隊還通過成立肉驢養殖合作社,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。“驢肉可以賣到餐館,皮可以賣到山東做阿膠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保護民族、區域、文化特色及風貌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村委會旁邊,是一座頗具土族特色的傳統院落,這里是班彥村的盤繡園。盤繡是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,如今成了村民增收的新產業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總書記考察時強調,新村建設要同發展生產和促進就業結合起來,同完善基本公共服務結合起來,同保護民族、區域、文化特色及風貌結合起來。”班彥村黨支部書記李成英說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盤繡園是我們用300萬元國家精準扶貧專項資金修建的,村里的婦女在這里平均每人每年能有6000元的收入,最多的一年能掙1.7萬元。”現任第一書記袁光平說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任接著一任干,袁光平勁頭不減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農家樂歡笑不斷,溫室大棚里綠意盎然……村級集體經濟收入2017年僅0.5萬元,2019年達到25萬元,僅酩餾酒作坊和青稞酒產業就帶動30戶村民每戶增收3萬元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增收門路多了,大伙兒的干勁也越來越足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呂有榮的小兒子利用流轉的160畝地種土豆,40萬元在半山坡搞養殖,現在有100多只羊、60多頭牛,夏天還在家里開農家樂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多虧袁書記幫忙,辦得可順利啦!”呂有榮兒媳永青說,“今年土豆豐收,收了70噸,賣了7萬元。過幾天還要賣幾頭牛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2019年,呂有榮家被評為脫貧光榮戶,領到的獎品是一輛價值1.9萬元的農用三輪車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2017年底,班彥村提前整體脫貧。村民人均年收入從2015年的2600元增加到2019年的10574元。袁光平說,“總書記不止一次說過,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。咱們班彥村的變化,充分印證了這一點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總書記牽掛班彥村。2019年9月底,青海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、海東市鳥成云專門來到班彥村,轉達總書記的親切問候和殷切期望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總書記鼓勵我們基層扶貧干部和村民一起,繼續擼起袖子加油干。”袁光平說,“我們只有不懈怠不放松,才能無愧總書記的囑托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在班彥村工作的經歷彌足珍貴。”蘇江寧說,“我雖然已經回到原單位工作,但還是會盡我所能,繼續為脫貧攻堅出力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人民日報 ( 2020年08月11日   01 版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復
限80 字節
批量上傳需要先選擇文件,再選擇上傳
 
上一個 下一個
      四川快乐12官网下载